《每日經濟新聞》:零代碼編程-博科資訊的軟件“3D打印”故事

? 來源:《每日經濟新聞》?

??? 在傳統管理軟件巨頭面臨轉型困境之時,家名不見經傳的軟件公司卻受到了資本的青睞。昨日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從博科資訊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博科)內部人士獲悉,國內多家VC正在與博科溝通投資事宜,其中中路資本投資的可能性高,而博科受到資本熱捧的原因在于,其正研發款管理軟件“3D打印”產品——YigoV7.0版。
  據博科始人沈國康介紹,2013年,Yigo從無代碼開發模式發展成為軟件“3D打印”模式:通俗而言,是用圖形描述業務,由圖形映射系統的 “計算機軟件生產計算機軟件”模式。業務咨詢顧問或客戶只需在Yigo平臺中進行業務建模,便自動“打印”出對應的信息管理系統。
  軟件域的新機會
  電商專家魯振旺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博科此前曾向外界透露,其正在研發款管理軟件“3D打印”產品Yigo,這是風投看好博科的理由。
  該產品讓管理軟件滲透到電商行業,將對電商網站、后臺管理以及兩者的無縫鏈接有積影響,且成本低。
  在魯振旺看來,博科資訊原來是做傳統ERP和物流供應鏈軟件的,現在希望可以借電商和軟件“3D打印”的概念進軍新域。
  事實上,軟件產業經過黃金十年的發展之后,面臨的狀況并不樂觀:方面我國已經是軟件使用大國,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軟件消費市場;另方面則是軟件新弱國,除用友、金蝶、華為外,少有軟件大企業,全球軟件新重鎮仍然是美、歐、日本。
  近年來軟件業迎來了波投資熱潮,包含三個方面,是垂直行業,二是新的軟件產品,比如云計算、移動互聯網、大數據、社交網絡應用環境的的軟件產品;三是新的軟件開發模式,比如軟件定制開發公司ThoughtWorks。
  位投行人士告訴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真正對軟件行業產生革命性影響的,將是軟件生產的革命,即軟件開發模式的革命。
  與軟件定制開發模式相比,博科的3D打印更具有革命性,而這也正是博科受到資本青睞的原因。
  軟件生產方式被顛覆
  博科始人沈國康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在不少投資人眼中,電商、移動互聯網、O2O等已經是投資紅海,好項目難得見,出現便是眾多投資商競相爭斗的局面,而企業的信息服務特別是真正新的技術企業是有待開發的金礦。
  沈國康認為,軟件生產方式已經出現了兩次變革,第階段的生產方式是個人生產/作坊式生產時代,比如比爾?蓋茨較早就是個人軟件生產者,微軟DOS產品可視為作坊式生產,在中國,“中文平臺”、早期殺毒軟件都是作坊式生產,那個時代產生了很多程序員英雄。
  第二階段可以概括為“軟件工廠”,典型的是印度模式,動輒數萬軟件工程師,為微軟、IBM以及美國的金融、航空、物流、電信等行業寫代碼。
  沈國康認為,軟件實現無代碼生產,將顛覆“碼農”的生產模式,其對于軟件生產方式的新意義,就像觸控技術之于智能手機。
  據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了解,2006年,博科獲得1.6億元投資,開始“無代碼生產”的道路。將所有收入投入Yigo平臺,過苦日子。迄今為止,粗略估計投向Yigo平臺的研發費用達3億元。
  數據顯示,2006年,博科推出基于Yigo語言的第代管理自主平臺,震驚了傳統管理軟件陣營;2009年博科推出Yigo2.0,貫通了 SCM、ERP、CRM、OA、HR、PM等傳統管理軟件的隔閡;2010年,純瀏覽器版解析平臺Yigo3.0誕生,通過Yigo語言實現了電商前臺門 戶和后臺企業管理的體化應用。
  據沈國康介紹,Yigo超越了管理軟件手工編碼的限,傳統管理軟件幾萬人年的代碼工作量在Yigo上通過自動映射,只需片刻完成。2013 年,Yigo從無代碼開發模式發展成為軟件“3D打印”模式:通俗而言,是用圖形描述業務,由圖形映射系統的“計算機軟件生產計算機軟件”模式。業務咨詢 顧問或客戶只需在Yigo平臺中進行業務建模,便自動“打印”出對應的信息管理系統。
  事實上,在博科之前,很多機構都在“零代碼”編程方面進行過嘗試。
  1982年,日本通產省計劃10年內投資8億美元,并聯合富士通、NEC、東芝、松下、夏普等八家巨頭共同參與,希望完成“人類無需為其編程,只需要口述命令,由計算機自動推理完成任務”的系統。10年后,這計劃破產。
  2004年,比爾?蓋茨表示,將投資68億美元研發“圖示化”編程工具,實現軟件開發的無代碼時代,微軟至今未提出無代碼開發的技術框架及標準。在比爾?蓋茨研發“圖示化”之前,博科軟件已經開始了這方面的實踐。
  谷歌(905,-1.57,-0.17%)則于2009年發布開源編程語言Go語言,目的是在不損失應用程序性能的情況下降低代碼的復雜性。谷歌席軟件工程師羅布派克說:之所以開發Go,是因為過去10多年間軟件開發的難度令人沮喪。
  沈國康認為,與Yigo平臺相比,Go語言無法實現零代碼編程,仍然復雜。
  新技術隨需即變
  沈國康認為,其無代碼開發技術Yigo解決了管理信息化的個性化,也解決了電子商務的隨需即變,讓企業內部的管理,外部的電子商務徹底脫離兩張皮現象,脫離代碼,技術真正轉化為生產力,企業不再被軟件廠商卡住脖子。
  在行業專家曹開彬看來,SAP早期的成功來源于其產品適合大工業化時代的加工制造型企業,其手打造的更適合歐美企業的ERP系統的基本理念就是嚴格的規劃、確定性和僵化的運作模式,這其實在本質上扼殺了中國企業運作的靈活性。
  “企業需要的是更簡單靈活、易于修改和調整的軟件系統,而非復雜僵化的產品。”他表示,雖然ERP是企業內部效率的管理工具,但現在的企業越來 越需要跟蹤和分析外部用戶數據以獲得新的競爭力。因此,企業正轉向以內外數據兼顧的商業分析系統為導向的商務模式,即從規劃型向分析型企業轉化。
 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此前曾公開表示,過去數年,中國企業盲目高價買了許多進口的管理軟件,但實踐證明,1/3屬于失敗。原因在于,管理軟件是種管理理念、方法的固化,中國企業買了西方管理軟件,但管理實踐與西方理念并不符合。
  沈國康向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Yigo平臺是個翻譯系統,就是把自然語言翻譯成機器語言,與程序員發揮的作用樣,且修改十分快捷。
  而傳統管理軟件開發流程卻異常復雜,先是咨詢人員入駐企業,經過數月甚至更長時間的調研之后,寫分析調研報告,般數百、數千頁。然后是軟件布署、開發、測試、上線、實施。短則數月,長則數年。
  除了流程的繁雜,傳統管理軟件耗費金額也異常驚人。以聯想集團并購IBMPC業務為例,整合IT系統花費了近三年時間,耗去資金超過2億美元。聯想工程師當時透露:IBM系統的代碼聯想沒人看得懂。
  沈國康認為,Yigo平臺靈活度則高了很多,整個管理軟件價格不及原來的十分之,甚至百分之,原因是壓縮了企業咨詢、調研分析、軟件開發、 測試、實施等環節。“管理軟件開發效率得到快速提升,它只需傳統代碼開發方式的1%甚至千分之的成本,便能完成基于集團架構全面管控的全程供應鏈ERP 巨型系統。”
  這也意味著,在新的技術條件下,軟件生產真正“軟件設計”,軟件藍變成了軟件白,軟件工廠不復存在,軟件生產的權力被全部交還給客戶。
  不過,對于客戶來說,“零代碼”編程還是新事物,接受“零代碼”需要個過程。但沈國康卻不擔心,他認為,那些使用傳統管理軟件的企業用戶,在對過往成本充分考量之后,將會做出合理的選擇。

版權所有?? 博科資訊 1991-2018 滬ICP備05008428號

中网内蒙古时时